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传媒动态

20170916瞭望:李学龙:在祖国的土地上做事最有成就感

时间:2017-09-19  来源:文本大小:【 |  | 】  【打印

       李学龙很忙,忙到同事们经常会在深夜收到他的邮件回复。
  
  尽管从事的是信息和工程领域的工作,但他至今不使用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因为不喜欢工作思路随时被打断,邮件和短信仍是他最常用的联络方式,即便手机在侧,也总处于静音状态。
  
  他以半小时为单位划分每天的时间,日程依然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回国8年多来,从当初那个在国际图像处理和模式识别领域有重要影响的中国学者,到如今担任中科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简称“西安光机所”)副所长,李学龙几乎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工作节奏和习惯。
  
  回国后,他关注光学观测和光学监控等工程应用,担纲国家多项重大工程型号任务,建树颇多。他是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今年5月,又获评首届“全国创新争先奖状”。
  
  “在自己祖国的土地上做事,最有成就感。”回望来时路,41岁的李学龙如是说。
  
“我有中国胃,就有颗中国心”
  
  如果要在生活中划出一道时间的分界线,2009年无疑是李学龙人生的重要转折。
  
  此前一直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习的李学龙,26岁获得博士学位,毕业后赴英国高校任教,4年后即获得伦敦大学终身教职。虽然年轻,但回国时他已是《IEEE图像处理汇刊》的编委,是这本行业顶级期刊有史以来在中国大陆的首位编委。他较早研究高维数据和信息的张量分析,提出了一系列重要理论,引起国际同行的广泛关注并在相关领域得以成功应用。
  
  2009年回国后,他全身心投入到国家重大型号任务中,从学者转型为“工兵”——工程领域的尖兵。李学龙这样定位自己的角色。
  
  为什么要回来?这是很多人第一次见到他时都会提及的问题。
  
  “我虽然是‘海归’,但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土博士’,从本科到博士都是在中科大读的。学校的教育和培养,使我们这些学子对祖国的感情都非常深。”回国之初,李学龙曾吐露心声:“在外多年,我们多数时间都是在家自己做饭。吃的是中国饭,有个中国胃,就肯定有颗中国心。”
  
  和如今不少科研单位引进“海归”人才时的轰轰烈烈不同,李学龙到西安光机所属于毛遂自荐。
  
  人事处的同事们至今都记得,2009年5月,一位背着双肩包的年轻人来到人事处,“当年真是两眼一摸黑,谁都不认识,但满怀期望和热情。”果然,惜才的西安光机所慧眼识珠,与李学龙一拍即合。
  
  事实上,来到西安,也是他深思熟虑后的选择。西安是航空航天重地,而作为我国光学和光学工程领域的国家队,西安光机所在诸多国家重大工程上成就斐然。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时,拍摄出壮美“蘑菇云”的高速相机就是由西安光机所研制。嫦娥一号卫星传回的中国首次月球探测工程第一幅月面图像,也是由西安光机所承担研制的CCD立体相机所获得。对李学龙而言,这里是一个绝佳的“用武之地”。
  
  回国后,西安光机所为这位高水平“海归”人才特别制定了数十万元的年薪,但他却坚决只领取三分之一,相当于普通研究员的待遇。李学龙说,这些工资足以满足自己的生活需要,“不要搞特殊化,现在首先要考虑的,是怎样组建好一支国际一流的研究团队和科研平台。”
  
拓展人眼“新视界”
  
  作为中科院光学影像处理方向的领军人物,回国后,李学龙带领的研究团队已在数个国家重大型号任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与此同时,李学龙立足于高光谱成像和光学影像处理的基础,致力于推动光学观测和光学监控等工程应用。
  
  高光谱影像,这听上去颇为“高大上”的技术,实际上与现实生活并不遥远。
  
  “传统相机拍摄,拍出的是物体的几何属性,比如颜色、形状、尺寸、纹理等。而光谱相机则可能拍到它的物理和化学属性。”李学龙举例说,在海湾战争中,用非金属材质制作的假坦克,在普通相机下真假难辨,但用光谱成像仪就能很轻易识别出来。
  
  “眼见未必为实,不见更未必不存在。人类的光学系统——眼睛,经过长期的进化,积累了很多优势,但即便特殊的视觉生理构造,也仅仅只能看到电磁波谱上很小的一段。光谱成像可以看到人眼看不到的一些东西,拓展了人眼的‘新视界’。”李学龙说。
  
  在李学龙团队的研究带动下,光谱成像技术的应用已越来越广泛。近期他们在新疆哈密开展了针对草原生态的高光谱遥感监测应用示范。利用光谱特性的不同,高光谱相机就可能精准分辨出鼠洞和未遭破坏的土壤,相较于传统抽样调查的人工记数方法,更全面、高效也更加准确,可以精确评估鼠害的严重程度,科学指导治理。
  
  在文物考古等领域,高光谱成像同样“大展身手”。在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陕西历史博物馆支持下,李学龙团队在唐代韩休墓发掘现场获取了高光谱扫描影像。研究人员通过光谱分析,对壁画的隐藏信息进行提取,分析出一些壁画曾被修改过的痕迹;在《东壁乐舞图》壁画中,研究人员还发现了隐藏在成年胡人和毛毯边角处的孩童及兔子图案,一时成为考古界热议话题。在文物鉴别的其他方面,高光谱也有很大的潜力。
  
  通过高光谱数据进行环境污染检测和监测,也是当下科研人员研究的热点。未来可能广泛应用于海水、饮用水、地表水、工业废水等环境监测领域,为开发和保护水资源提供可靠技术手段。
  
  “举个例子,如果把光谱成像仪配置到眼镜上,那么洗蔬菜和水果时,就可能轻松地看到特定的农药残留。”李学龙说道。
  
  “随着数据科学的迅猛发展和人类对各类智能的深层次探求,类似高光谱成像这样人脑无法直接加工,但却更适合机器进行解读的模式,将更加成为热点。科学家们和工程师们,正在协力不断探寻并拓展着更多的应用领域和潜在价值,在国防等需求之外,也将实实在在为广大群众的生活服务。”
  
攻坚“海洋光学”
  
  水下成像是水下光学的代表性应用之一。由于水对光的吸收和散射很强,在水下很难看得远,水下光学也一直是光学研究的世界性难题。
  
  早在上世纪80年代,西安光机所就在国内最早开展了水下光学研究,是国内该领域的标志性研究和工程单位。回国伊始,在所里原有的深厚基础上,李学龙重启了“水下光学”研究,并进一步提出“海洋光学”的研究课题。
  
  “水下光学”是包括海洋在内的各种水体的光学的工作,“海洋光学”是面向目前最急迫的应用需求,不仅仅包括“水下”,也包括面向水下和源自水下的各种光学测量和成像等系统。
  
  “中国有面积广阔的蓝色国土,通过声光等技术途径探测并掌握海面下的地形地貌、水质、资源等信息,对国防安全、资源开发意义重大。”李学龙说,中国要成为海洋强国,必须具备先进的“海洋光学”研究水平和探测技术。而通过研究不断突破水与光的相互作用机理、吸收和散射等机理,正是自己和同事的职责所在。
  
  今年初,在马里亚纳海沟的一项科考中,科研人员携带的多款国外相机在深海环境下均无法使用,但西安光机所研制的我国首台全海深高清相机,在万米深海中运行正常,表现出色。记录下的诸多重要数据,很多都是国内首次获得。
  
  近期,李学龙牵头论证并申请成立“陕西省海洋光学重点实验室”,成为全国第一个专注于“海洋光学”研究的省部级科研和工程专业团队。
  
  科研路上,李学龙从未止步。回国以来,他在工程任务中持续发挥作用,并先后当选了欧洲科学院院士、美国光学学会会士、国际光学工程学会会士、国际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会士等。
  
  虽然获得一些荣誉,但李学龙初心不改,依旧保持着学者和“工兵”的严谨与勤奋。为节约时间,他几乎每天中午都在办公室吃盒饭,自回国之后,就没有了多年的午休习惯,并经常加班到凌晨时分。重要任务攻关时,“几个通宵不睡觉都是常事”。
  
  高强度的工作让他华发早生。“头发应该是黑的,变成了白的。眼睛应该是白的,变成了红的。嘴应该是红的,变成了黑的。”李学龙笑言,“这才更有教授的范儿啊。”
  
  同事眼中,“李所”对技术问题的预判把握得很准,又是一个极为谦逊的人。他态度和蔼、乐观礼貌,发短信的结尾处常常会加上一个“敬”字。繁忙的工作之外,他会尽量抽出时间陪伴家人,努力做好自己的每一个社会角色。
  
  今年夏天,李学龙受邀回到母校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作为校友代表在毕业典礼上发言。
  
  “如果每一位科大人都是一颗闪亮的星,那么我们希望以一颗颗星的光芒去引领整个星河璀璨、瀚海星云的梦想。”一席精彩的即兴演讲“实力圈粉”,他迅速成为学弟学妹眼中的“网红”。
  
  “真性情!真的是很有情怀,真正做研究的一个人。作为校友,我为他感到自豪。”中科大一位毕业生在网络上如此写道。

 

原链接:点击前往